首页 | 关于我们 | 学术成果 | 陕西译讯 | 学术刊物 | 美国环球志愿者 | 培训中心 | 翻译评审 | 翻译服务| 联系我们 | 相关链接
 

 

汉译英时事政经用语选登

政府工作报告:从数字看思路

The Government Work Report: Facts and Figures Point the Way Ahead

    温家保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有许多重要的数字。小到农村贫困学生的书本费,大到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都折射出重要的讯息。

Prmier Wen Jiabao’s Government Work Report contains many important figures. They range from minor ones such as the costs of textbooks for students in the rural areas to major ones like the growth rate of our nation’s economy, all of which information of great significance.

    2004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3.65亿万,比上年增长9.5%;财政收入2.63亿万增长21.4%;社会消费品零售额5.4万亿万,增长13.3%;进出口贸易额1.15亿美万,增长35.7%,由于年居世界第四位上升为第三位;城镇新增就业980万人,超过预期目标;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7%,农民人均纯收放增长6.8%。这些成就,标志着我国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道路上又迈出坚实的一步。

China GDP in 2004 reached 13.65 trillion yuan, an increase of 9.5% over the previous. Government revenue stood at 2.63 trillion yuan, a rise of 21.4%. Retail sales consumer goods totaled 5.4 trillion yuan, up by 13.3%. The total value of imports and exports rose US$1.15 trillion, up by 3.57%, lifting China rank from the fourth to place the world’s league table of major importers exporters. Some 9.8 million urban residents the workforce, exceeding the target. Urban per-capita disposable, income grew by 7.7% in real terms, and the real growth of rural per-capita net income came to 6.8%. All of the above shows that China has taken another firm step forward along the road of building a moderately prosperous society in a well rounded way.

    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目标是8%。比2004年9.5%的实际增长率下调了1.5个进分点。8%的目标是指导性的,是可以根据经济运行变化进行调整的。各地应从实际出发,不要盲目攀比经济增长速度。

We have set our target for this GDP growth at 8%, which 1.5 percentage points than the real growth of 9.5% in 2004. The 8% rate is however meant to be guideline, which can be adjusted according to the economic realities of different areas – There is no cause for worry about bring left behind.

    今年我国拟安排中央财政赤字3000亿万,比上年预算减少198亿元。这是近年来我国财政赤字绝对额首次从最高位开始下降,说明前几年因实施积极财政政策而带来的赤字风险,正在随着财政政策由积极转向稳健,渐渐得到化解。和财政赤字同时减少的,还有我国的长期建设国债规模。今年长期建设国债安排800亿万,比上年减少了300亿万。

The deficit in the central budget 2005 will be targeted at 300 billion yuan, which 19.8 billion yuan less that of 2004. The shrinking of the financial deficit for the first in recent years testifies to the easing of financial risks due to the shifing from a pro-active financial policy to a prudent one. In the meantime, the central government plans to issue 80 billion yuan worth of long-treasury bonds, which is 30 billion yuan less that lass last year.

    我国将在明年全部免征农业税,这些原定用五年时间取消农业税的时间表,整整提前了两年。两千多年来农民缴纳“皇粮国税”的历史将被彻底改变,因减免农业税而减少的财政收入,主要将由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转移支付予以补助。今年用于这方面的支出总额,就将达到644亿万。中央财政为此新增支出140亿万。

Next year, we will have the agricultural taxes exempted, two years ahead of the original five-year schedule. This will put an end to the practice of farmers paying grain tax to government for working the land that has persisted for as over two millennia. An extra 14 billionyuan has been earmarked this year from the central budget to compensate for the loss in the financial revenue because of agricultural tax exemption, raising the total expenditures in this regard to 66.4 billion yuan.

 

中国官员,请您在国际场合说中国话

    不少报道和述评夸张了中国官员在国际官方场合说英语的事情,笔者想对中国官员提的建议是:作为一名在国际官方场合代表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官员,您说母语普通话比说英语不得更好些,看看下面的说明,相信您会认为我的建议多少有些道理。

    在美国电视里,我多次看到中国官员在国际场合说英文的景象。尽管我的英语水平不够高,可也能听出他们说英文的错误,特别是动词时态及“THE”的用法,经常有错。这是很自然的。英文的每句话都需要精确使用动词不达意时态,否则,意思可能就完全不同;而在许多场合,中文对动词时态的要求并非每句话都要那么精确,有时候甚至不需要表达时间,而若要精确表达,则需要另用词汇,而不是像英文那样用变化动词的方式表达。

    做个比较。中文说:“他结婚了”,尽管“了”表示过去时间,但意思中说目前他处在结婚状态,正确有英文表达是“He is married”,不是讲过去。如果按照中文“了”表示过去时间来说英文“He was married”那就是说“他曾经结婚”,而现在处在离婚状态,跟中文表达式有意思完全相反了。如果用英文“He had been married”,那就是婉转地表达一种不置可否的意思了:他曾经结婚、后来离婚,再后来是否结婚、现在是否处在结婚状态,都不得而知,是两可的。英文的“He was married”和“He had been married”,意思很不一样,跟中文表达方式大不相同。

    同样道理,说两国关系的时候,用“was/were”或“had been”,意思会很不相同,而一些中国官员恰恰是用得不够准确,特别是在做即兴讲话的时候,时态不克制切经常发生,造成误解。例如,美国几个全国电视网曾做过中国官员的访谈节目,对话之后,时常可能听到节目主持人说:“我不知道他(中国官员)要说什么。”一些国人以为,那是美国媒体在讥讽中国官员。然而,了解英文更多些的人会知道,由于那些中国官员使用英文时态不确切,让听众觉得官员的意思不清楚或立场模糊,甚至不知道官员是否有意不置可否,因而,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跟听众一样感到困惑不解,并非是在讥讽中国官员。

    跟许多中文词汇难以用英文明克制的词汇表达一样,英文表示“特指”的“THE”,中文也很难有个固定明确的词汇来对应,因而,许多中国官员说英文的时候,经常是该用“THE”没有用,不盲从用的却用了。结果呢?由于“THE”使用不当或太多,英文母语的人听了,就会产生要领前后冲突的感觉,就会觉得中国人的逻辑抽象能力比较差,因而说不清自己特别要指什么。实际上,正是通过一些中国人的英文说话,一些美国学者轻易地、甚至是武断地做了个比较判断,说:中国人的语言文字方式一直处在“看图识字”的阶段,这导致了中国人的抽象能力没有西方人的抽象能力强,因而,中国人缺乏严密的科学逻辑思维,造成了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落后于西方和需要“克隆”西方的历史现实。

    在国际场合,有些中国官员说英文的本意挺好,效果却相反。比如,在电视访谈中,一些官员很喜欢模仿美国人常用的口头语“you know”或“gonna /gonna do”这类口语用法不是规范的英文,来自老早以前美国黑人社区(现在,“美国黑人”叫“非洲裔美国人”)的土话。美国是平民文化和比较随便的社会,喜欢的是白手起家,因而许多人有意无意地使用“you know”或“gonna do”,久而久之,这些用法流传到社会各个角落,成了遍布美国的口语土话。然而,这些口语并非可以随时随地地任意使用。比如,在政治竞选的时候,为了赢得非洲裔美国公民的选票,竞选人就特意地经常使用“gonna do”,为了向大众推销自己的新书,前总统夫人和现国会议员希拉里·克林女士说话也是“you know”频频冒出。然而,在正式外事场合,特别是在表达本国立场和跟外国客人对话的时候,那些政治家、包括国务卿鲍威尔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两黑人政治家,也很少使用、甚至避免使用这类土话。

    作为一名在国际官方场合表达中国立场的中国官员,讲话是偶然使用“you know”或“gonna do ”来表示对东道国人民大众的友好,未尝不可,然而,频频使用,就可能产生误解了。比如,在美国,当地听众会问:您也用非洲裔美国人的土话那是您要取悦于“黑人社区”和劳工人群?中国也有“黑人社区”吗?,如果没有,您那样做是什么意思呢?许多美国劳工认为中国人抢了他们的工作饭碗,为此发生过几次中美经济贸易风波,甚至一度成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一个中美谈判问题。作为中国官员,您用美国口语土话来取悦于美国劳工,一些美国民众自然就要问:您是不是在安扶他们,继而又要从他们手里抢走更多有饭碗?

    出于谨慎和避免说错,许多中国官员在说英文的时候,经常要想一想,这不难理解:英文不是自己的母语,当然,说话就要多考虑,甚至要在头脑里先用中文想好了,然后再组织翻译成英文。然而,在听众面前,由于说话吞吐、迟缓和断续,就会给人一种迟疑不决和缺乏自信的印象。中国官员也是人,也有自己的魅力、敏捷和幽默,不然,怎么能代表中国出现在国际舞台呢?可一些西方媒体却时常把中国官员描绘僵硬、不敢说话和缺乏幽默感,在很大程度上,那是中国官员在国际官方场合使用自己不很自如的外语而造成的误解。

    有这些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媒体和大众为什么不当面指出来和加以纠正呢?那是礼貌和客气。如果美国总统到中国做官方访问,说错了中文,发音滑稽、语法乱弹琴,我相信,没有几个中国人要当面指明和纠正他的错误,那也是出于礼貌和客气。若美国总统由此以为自己的中文水平很高,那他就不是过于幼稚,就是过于自以为是了。同样,在国际官方场合,人家没有当面指出和纠正中国官员说英文的错误,若中国官员觉得自大的英文水平有多高,那也是过于幼稚或过于自以为是了。(摘自“新华网”)

 

 

 

返回>>>
版权所有:陕西省翻译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