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新闻
无标题文档
 
历史呼唤中华民族的团结统一
—纪念“西安事变”80周年
发布时间:2016-12-10 11:02:39

 

毛泽东蒋介石在重庆谈判期间
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时期的宋氏三姐妹

 
张学良将军与海伦·斯诺
·安危·
 
    他,白发谢顶,年逾九旬,曾因发动西安事变,被蒋氏父子囚禁达半个世纪之久。1991年获得自由,旅美庆生之际,在纽约公开露面。
    她,两鬓苍苍,八十又三,曾因客观报道中国革命、在麦卡锡时期受政治迫害达23载,1991年荣获中国政府颁发的“理解与友谊”国际文学奖。
    他们,80年前的两位风云人物,1991年在大洋彼岸共同回顾往事,重叙友情。她敬仰他的爱国精神,佩服他的雄才胆略,称“西安事变是世界历史舞台上一出威武壮观的戏剧,是20世纪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他点点头,微笑了。他记得她和她的丈夫,他还记得1936年10月在西安接受了她的采访。
    1936年6月,斯诺去陕北采访旅行,留在北平的妻子海伦,数月未得到他的音信,决定9月下旬去陕北看望丈夫,并打算同他一起采访。海伦到达西安后,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前往,陷入“山穷水尽”的境地。10月2日,中共派驻张学良处的代表刘鼎告诉她:“明天下午,少帅要接见你。他同你的谈话,可以向外界公开发表。”海伦喜出望外,突然看到“柳暗花明”的前景。
    10月3日下午6时整,海伦带着翻译张兆麟,如约来到东北军司令部。这次会见采访,是张学良特意为海伦·斯诺安排的。海伦就时局和南京政府的内外政策,提出了6个问题。张学良的回答,明确表达了他“停止一切内战,团结抗日”的态度和立场。海伦最后问:“南京政府和红军之间的内战如何看待?你是否认为中国的真正统一,也包括停止这样的战争?据说,东北军不愿意这样打下去,而是想同红军合作,协力抗日。”张学良答:“如果共产党能够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诚心诚意地同我们合作,抵抗共同的外敌,这个问题,也许会像最近的‘西南事件’一样,得到和平解决”。
    海伦采访到这条独家新闻,如获至宝,连夜整理出详细纪录,写好发往国外的报道。10月4日上午,张学良和他的英文秘书一起,把海伦清打出来的谈话记录,仔细进行了核对,同意发表。
    海伦把电讯稿和采访记一起,立即发给伦敦《先驱日报》,该报10月8日以“宁愿要红军,不要日本人,中国将军要团结”的大幅标题,在第13版刊出。这篇报导一发表,立即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人民欢欣鼓舞,窥见了联合抗日的曙光;侵略者心惊胆寒,如坐针毡;亲日派如丧考妣,乱了阵脚。针对南京国民新闻社3天之后发表的一篇歪曲报导,海伦根据张学良的谈话,又发出好几则新闻,还在《中国之声》上发表题为“东北军思念家乡”的长篇文章。
海伦回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采访时说:“1936年10月3日,张少帅第一次以个人名义发表声明。向蒋介石的政策公开宣战。大约70天之后,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终于发生了。当时,我也感到震惊,但并不感到突然。”
    在纽约,张学良同许多人交换了对中国统一的看法,他说:“我不会受其他人影响”,“中共对我一直非常友好。我不想做任何与中共或台湾愿望相反的事情。”一生为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而工作的海伦·斯诺,称张学良是“中国统一的象征”,并为老将军赋诗一首,长信一封,有感谢,有祝愿,也有期望。她在信中写道:“要不是张将军的帮助,埃德加和我1936、1937年两次访问陕北,就不可能成行,《西行漫记》和《续西行漫记》就永远写不出来。所以,我们都是30年代中国神话的一部分。”
 
海伦·斯诺给张学良将军的一封信
 
亲爱的张学良元帅:
    我上次见到到您,是1936年10月,在古都西安。我当时28岁,是 1907年出生的。我今年83岁,您也90岁了。您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危险的人生之后,依然这么康健,这简直是一个奇迹。我们欢迎您到美国来,因为没有其他中国人能受到这样的待遇。我经常回想起1935–1936年在北平和西安的岁月。事实上,我1937年独自去了延安,并根据我收集的史料,出版了四本书,另一本关于中国劳工运动的书,其部分材料也是在延安期间收集的(主要材料是刘少奇给我提供的);还有《现代中国女性》那本书。我采访过的女性中,邓颖超依然健在,蔡畅不久前刚刚谢世。
    我在中国最好的四个朋友,于1988年辞世了。东北人张兆麟,我1936年采访您的时候,他担任翻译,他是我们在燕京大学最主要的联络人。陈翰伯(同张兆麟一起)在西安担任您主办的报纸编辑,也是1935年“一二·九”学生运动的发起者之一。李愍女士——“一二·九”运动的另一位领袖,也与世长辞了。接着去世的是西安的王炳南,您认识他,1936年他就在您那儿。我丈夫埃德加·斯诺,患癌症于1972年去世,他生前常常想起您,认为您是东方价值千金的重量级人物之一。您1936年扣留了蒋介石,引起地动山摇,使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雪莲把海伦的信交给张少帅(1991年,纽约)
张学良请雪莲转达他对海伦·斯诺的谢(1991)

    如果没有您的帮助,埃德加·斯诺甚至永远不会试图在1936年访问保安,为他著名的经典著作《红星照耀中国》去冒险。同样,我也不会于1937年独身前往那儿。不过,西京招待所经理周先生,把我介绍给美孚石油公司的肯姆顿·菲奇,帮我去了临潼—— 1937年4月底的一天,我不得不深夜翻窗逃走,秘密前往延安。基督教青年会的菲奇,一直和我在一起。周先生现在旅居澳大利亚,不久前还给我寄来了礼物。
    埃德加·斯诺在1972年去世之前,共出版了11本书,主要是关于中国和东方的。我出版了8本书,再加上其他著作,都是非商业性质的,但却很有价值。我的著作中,有6本是关于中国的,最后一本《我在中国的岁月》,是关于我从1931年到1940年12月的生活经历。当然,书中写到了您,以及西安事变;埃德加在他的书中也写到了。我的那些旧文件,现保存在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其中包括关于西安事变的材料,还有一本在1961年就登记了版权的《西安事变》(1936),我当年10月在西安对您的采访,应当就在这本书里。当时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好把采访稿带回北平,结果,在世界各地都发表了,因为我把一份采访稿给了美联社的迈克·费希尔,他又发给了合众国际社在天津的厄尔·利夫,从他那儿就发到了全世界。埃德加·斯诺在伦敦《先驱日报》的工作,当时由我接替,所以,我把新闻稿首先发到那儿,以便对中国的政策产生影响,因为斯诺的所有著作,当时都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我希望,在您的记忆力衰老之前,尽早地完成您的传记,因为从1931日本侵华,引起1936年政策的改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是20世纪中国历史上主要的路线图之一。您所有的同乡,曾访问过我们在北平的住宅,例如,东北大学的王校长和他的儿子。在北平,我们有许多东北朋友,我们的住宅,就成了支持您的东北朋友的聚会中心。有位名叫巴利·马丁的人(地址:加州萨卡拉门多市葛斯特大道1077号,邮编:95864),正在为您的私人飞机驾驶员伦纳德(他自己的名字是厄恩)写传记,他也可以为您作传啊!因为他和伦纳德一样,对您赞赏有加。马丁1990年11月给我写信,说他要去胡佛研究所查阅和研究我的文件资料,等等。在缅因州的波特兰市,美中人民友好协会东部地区分会,将于1991年6月召开年会。波特兰与您的老家东北吉林是友好城市。这次会议的主席是阿瑟·克拉克。我希望有人告诉他们,您正在美国东北地区访问。你可以给波特兰写信联络。纽约的休·迪恩认识他,迪恩是出席这次会议的代表之一。
    有位电影制片人,打算把我的自传改编,拍成电视连续剧。可是,自天安门事件后,没有人再想拍摄了。我向您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海伦·福斯特·斯诺(签名)  1991年5月29日

    又及:您一如既往,是一座通向未来的桥梁。现在,中国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笔名:尼姆·威尔斯)
(安危  译)
 

海伦·斯诺同安危在一起(1986年,麦迪逊)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与安危(1985年,纽约)

 
绑架者和他的梦想
(美)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
 
    没有多少美国人记得中国的少帅。60年前,他绑架蒋介石的大胆举动,震惊了全世界,促成了国共两党建立统一战线,共同抗日。
    甚至更没有人知晓,少帅张学良依然活着,生活得很好,而且来到了纽约。刚刚庆祝了他的90岁生日,张少帅已经踏上了一个新的‘十字军东征’——使北京和台湾成为一个统一的中国。
    1928年,日本人暗杀了满洲军阀张作霖,张学良遂接替了他的父亲,赢得了“少帅”的称谓。
    对西方人来说,少帅的统一梦想,似乎是堂吉柯德式的愚侠;他的许多同胞却相信,他有可能成功。他们指出,比起他与众不同的人生,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1936年,少帅在西安绑架蒋介石,试图说服他的最高统帅,放弃剿共的内战,共同进行全国性的抗日运动。
    蒋介石同意了。但是,蒋介石把少帅作为他个人的囚犯,软禁起来。这是在中国的一个独特结局。就在几个月前,他得到了解放。蒋介石死了,他的儿子也死了。现今,统治台湾的是一个自由政体。
    现在,他说,“我完全自由了,想去哪儿,就去那儿。” 不久,他将去中国大陆。
    少帅将自己视为中国团结的象征,由于他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声望,似乎感到由他带头抛开过去的恩怨,是有可能做到的;对西方人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上周,在纽约一家中国餐馆,为张学良举办的90岁生日聚会,就是对他在华人群体中已经引起的反应所给予的提示。中国所有的大家族成员,包括蒋介石的孙子,都参加了这次聚会。中国共产党的官员及少帅的同情者,也都参加了。
    北京派遣了一位特殊的“专员”会见少帅。他就是吕正操,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军方人士和国会议员。更重要的是,他曾在少帅领导下的东北军里服务,西安事变期间,他就在少帅身边。
    少帅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是台湾的领导人李登辉,他本月晚些时候将与他见面。“我们都是基督徒,”少帅说:“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但他很快补充说,“中共对我一直非常友好。”
    在他离开美国之前,少帅希望会见布什总统,也许是今天或明天,与他分享他的“一统中国”的梦想。
    包括少帅在内,没人认为中国的统一,是件容易的事情。但他有点儿像个赌徒。他想看看迪斯尼世界,但他的主人们不认为他能去得了。他们带他去了大西洋城。
    “我们在中国赌博,”他说。“但我们没有赌场。我喜欢玩‘21’。” 在纽约,他同一些年轻的华人妇女,玩了一个晚上的扑克牌,也算是一种享受。也许,他想以那样的方式放松放松。
    少帅来美国,与旅美华人进行了广泛的接触,与他们讨论他的想法。“我不会受别人影响,”他宣称。“我不想做任何与中共或台湾愿望相反的事情。”
    他喜欢圣·保罗的名言:“我是一个罪人。” 少帅说,他也是一个罪人。在中国,许多人对此有所争论。他们认为少帅是一个圣人。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Harrison Salisbury),著名美国记者和作家、《纽约时报》前主编,是《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和《毛邓时代的中国》的作者。此文原载1991年6月14日《纽约时报》。
(安危 译)
 
 
大 寿 颂
 
欣逢一九九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辽宁张公汉卿将军九秩华诞荣庆
国际友好  旅美亲朋  门生故吏
公推华美协进社主办  筵开纽约万寿宫
群贤毕集  欢聚一堂  全体恭献颂辞  永垂纪念云尔
 
东北屏障   重地国防   人杰地灵   虎踞龙盘
世代通显   位寄封疆   文事武功   北方之强
赫赫英名   全国副帅   百万雄兵   统御有方
三襄一统   毅然易帜   入关平乱   御外息争
惊涛骇浪   力挽狂澜   民心所向   国家至上
巍巍中华   克敌制胜   懿欤盛哉   伟绩丰功
学承儒家   忠恕是尚   崇奉基督   博爱弘扬
超凡入圣   至大至刚   忠义气节   日月同光
白山苍苍   黑水泱泱   唯公康强   山高水长
预祝期颐   千山巅上   亿万欢腾   万寿无疆
 
贺寿全体亲友恭献
 
链接: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陕西省翻译协会    陕ICP备 05002037